江苏都市网首页 生活频道 汽车频道 房产频道 亲子频道 旅游频道 组图
江苏都市网 旅游频道 国内旅游 万物复苏的大好时光应季风物最早捎来了甬城春信

热购彩票

字号: 2019-03-26 15:37:31我要评论()条

春风醒,万物苏,

四季轮回又来到起点,

那些蛰伏着,蓄势待发的萌芽,

化作舌尖的鲜嫩肥美,

寻味宁波春意,

会发现原是应季风物最早捎来了春信,

诉说着唯美食美味不负的大好时光!

这有一份宁波春日必食菜单,

请你美滋滋地查收吧!

里面的菜肴不仅鲜美无比,

而且还有很好的养生功效哦~

“沙蜻四寸尾掉黄,风味由来压邵洋;麦碎花开三月半,美人种子市蛏秧”。若不是最后一句露了题,恐怕谁也想不到这优雅的诗句是用来赞美蛏子的。据清《宁海县志》记载,蛏为蚌属,以田种之种之谓蛏田,形狭而长如中指,名曰西施舌,言其美也。每年春天,风光正好,蛏子既肥,这时候,不少懂行的宁波人会特地跑去宁海长街的泥地里撒个野,吃个蛏子。

长街蛏子美味得益于地理优势,当地濒临三门湾,常年有大量淡水注入,海水咸淡适宜,饵料丰富,涂质以泥沙为主。最简单传统的盐水烹煮,便能尝到蛏子的原汁原味。近似豆腐一般柔嫩的口感,一口吞下去,几乎可以不用咀嚼直接滑过喉咙。除了水煮,一盆烤得焦香四溢的铁板蛏子更是大排档喝酒扯淡的绝配。用滚烫的粗盐混合香料焖熟的蛏子,不似水煮般有肥嫩嫩的口感,却别有嚼劲,而且香气十足。

暖风拂面,桃花十里,这时节想要吃一口鲜桃为时尚早,而同样冠以“桃花”之名的另一方美味却已进入黄金季节。每年桃花季节,正巧是慈溪龙山黄泥螺变得鲜嫩肥美的时候,形如蚕豆,螺壳透薄,肉色剔透,米黄鲜亮都是桃花泥螺绝佳品质的体现。

慈溪龙山沿海拥有大批低潮海涂,当地人称这里的泥涂为“油泥”,特别肥沃、营养,正适合泥螺生长。久居内陆的人多不能理解沿海吃客们对醉泥螺的喜爱,这种一筷子夹起还拉着黏稠汁液,味道冲鼻的食物绝对算得上黑暗料理。而对于宁波人来说,一碟醉黄泥螺不但是配泡饭的下饭神器,也是能登大雅之堂的下酒菜。到海边排挡,一盘热气腾腾的葱油鲜泥螺,就像是在嗑海味瓜子,让人停不下口。与醉泥螺相比,葱油泥螺个头“缩水”得厉害,却完全不影响它的美味,失去多余水分的螺肉变得弹牙有嚼劲,用舌尖轻勾一下就能吃到螺肉,一颗颗似琥珀一般。

宁波人嗜海鲜,对于能混入一桌热气海产中的肉菜更是别有讲究,就像是清明时节的象山白鹅,吃的是时节、产地、品种,缺一不可。

象山的浙东白鹅是我国肉鹅的著名地方品种,喜食鲜草,鹅浑身上下找不到一处多余的肥肉。清明“白斩鹅”是宁波人春季餐桌上深受追捧的凉菜,没有多余的调味,入水煮熟,切块装盘,配一碟酱油即可,吃的就是鹅肉紧实的肉质和鲜甜饱足的肉汁。菜名叫“白斩鹅”,而不是“白切鹅”,大概为了重现厨师手起刀落时的力道,也要对得起大白鹅的体形。若是为了留住鹅肉最佳的肉质状态,做一坛醉鹅最好不过。煮熟的鹅肉改刀成大块状,放入糟卤中腌一天便可食用,大概就是这若有似无的酒意,最是迷人。

咸祥所处的象山港,是一个狭长的半封闭型海湾,正好处在得天独厚的咸淡水交融处,这里的海水咸淡度比上下游低2℃左右,使得这里出产的海鲜有其他海域所不及的鲜美度,而这其中最有名的要数春天的马鲛鱼了。清明前后正是象山港蓝点马鲛鱼最鲜嫩肥美的季节。背上泛着大海光泽的蓝点和独有的肉质口感,赋予了这个时节的马鲛鱼才有的特殊称谓——“鰆鯃”。清明时节,鱼群洄游至象山港海域产卵,开始是几条,接着成群结队,鰆鯃初上市的时候一条鱼能卖出上千元的价格,物以稀为贵。

马鲛鱼极难保活,往往一上岸便死了,本地寻常餐桌上的马鲛鱼都是冻鱼,几乎一年四季都有,不见得有多金贵,可到了春天就不一样了。清爽的做法最能突出鲜滋味,用邱隘咸齑打底,加入整段肥厚的马鲛鱼,咸中带酸的口感最能激发鱼的鲜味。整条鱼肉质最肥美的部分在鱼肚腩,这里肉香绵密,入口即化,是鰆鯃的精华所在。

每年冬天至翌年之春采捞的冬苔是苔菜一年中品质最佳的一批。在象山港一带,采晒苔菜是一些靠海农家的副业。每逢海苔采收的旺季,赶海人就会扛着耙子,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海涂上“访青丝”,乍看上去,附在海涂上那一缕缕原生态的绿色生物,犹如一幅天然的水彩画张扬着灵动的晕染质感。赶海人佝偻着身子,轻柔地把和着海泥的湿苔菜耙起,然后放入到箩筐里,直到堆积成了“绿丘”。采好的苔菜需要洗干净,才可以进入“晒”的程序,在阳光与风的双重作用下,苔菜才会产生干脆的口感。

晒好的苔条前仆后继被送上餐桌,无论是餐馆酒店还是寻常人家,虽不能单独成菜,却难掩锋芒。苔条掰碎混入红衣花生,不停翻拌成的苔菜花生就是一道家常下酒菜,能配饭,还能当零嘴。在农家,妇人们会把苔菜磨成粉,加到饼里,层层叠加就是奉化著名的千层饼;与糖混合做成内馅,裹进面团杆成透薄的面饼,又成了宁海特有的苔菜麦饼。到了酒家,苔菜年糕、苔菜米馒头、苔菜炒河虾、苔菜小方烤,宁波人似乎费尽心思把这来自大海的酥脆融入菜里,就为多添一抹鲜趣。

除却海洋,宁波还有丰富的山林资源,于是听竹涛,尝鲜笋,就成了春日的一件雅事。素有“竹乡”盛名的大雷村,竹林与古村唇齿相依,肥甘清甜的毛竹毛笋,大概就是自然赠与他们最美的礼物。而对于大雷的挖笋人来说,“黄泥拱”才是他们最引以为豪的大雷笋。“黄泥拱”指的是春天的毛竹。正宗的“黄泥拱”不但整株披着黄泥,连笋壳、笋尖、笋须都呈现不同层次的亮黄。除去笋衣,就能闻到一阵扑鼻的清香,白嫩的笋肉,指甲轻刮就会留下痕迹。只要够新鲜,任何做法都难掩“黄泥拱”的松脆香甜。

油焖笋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做,以笋独挑大梁,油炒,酱油、盐、糖调味,放进嘴里鲜嫩爽口,酱料混合着笋的汁水会在唇齿间迸发开来。咸齑笋丝也是经典,笋打薄片切丝,考验手艺刀工。咸齑口味酸咸,笋丝口感脆鲜,越是有反差的食材结合在一起越是层次丰富,此时再加点水放汤,那味道比鸡鸭鱼肉炖出的高汤还多了份爽口鲜甜。

宁波老话有言:“清明麻糍立夏团。”清明时节,传统农家做的麻糍,就像是春日里那一抹绿意的化身,散发着淡淡的艾草香气。每年清明前后,山间田地里就会不约而同地冒出一株株墨绿色的艾青。采回来洗净,加入适量小苏煮烂,麻糍的香气和颜色就是由此而来。要让麻糍香甜有嚼劲,手工捶打的部分是关键,蒸好的糯米粉、艾青、白糖放传统入的石臼中,用木槌反复捶打揉压。捶打透的麻糍团会被擀成一张巨大的青饼,细细撒上松花粉,防粘的同时松花粉本身也有极高的营养价值。做好的麻糍饼会像被子一样叠着排放,吃的时候再剪成大小均等的菱形方块。

或许是因为这江南软糯的点心太粘人,麻糍作为传统节日食俗流传至今,东钱湖下水村更是因它而被吃客们所知晓。新鲜的麻糍现剪现吃,说也奇怪,揪一小块拉长能看见里面一缕缕艾青的纹理,但放进嘴里,却丝毫吃不出植物的茎渣。麻糍顶饱,一次吃不完而放几天也不会坏,要吃的时候,平底锅加热一下即可,无需放油,煎热的麻糍还会有一层脆壳,扯一点蘸着红糖吃又是另一种风味。

螺蛳是南方人的心头好,尤其是春分前后,而对于宁波人来说,吃螺蛳必然认准东钱湖。位列“钱湖四宝”的螺蛳被人们称之为“钱湖之吻”,与深情的法式热吻不同,钱湖之吻是河塘、湖泊的慷慨馈赠,这是来自“草根”的美味。

螺蛳常见的做法就是酱爆,热锅烧油,加入葱、姜、蒜、辣椒爆香,倒入螺蛳,加料酒、酱油等调料煮沸。螺蛳除了要养,还怕煮老,控制火候,一般螺蛳头上的垫片开始掉落,便可以出锅了。在钱湖农家,这类的酱爆螺蛳还会混着“钱湖四宝”中的另一宝湖虾一起炒,可以将两种不同口感的鲜甜、肥美一起纳入口中,似乎有一种叫人越吃越上瘾的魔力。除了酱爆,上汤螺蛳也是点单率极高的做法,为了突出原汁原味,用雪菜汁或是新上市的春笋一同煮,都是吊出鲜咸味的绝佳搭档。

Tags:

来源: 编辑:刘枫

分享到:

精彩图片

更多